記者蹲點河南安陽林州市,實地調研如何將巡察延伸到村(社區)

把“心頭煩”解決在家門口(前沿觀察)--時政--航極新聞

航极新闻本報記者  趙  兵

2019年02月12日04:44  來源:航極新聞-人民日報
 

  核心閱讀

  ●林州是河南在巡察村(社區)方面“第一個吃螃蟹”的

  ●群眾關心什么、對什么不滿意,就重點巡察什么

航极新闻   ●巡察村(社區)是對巡察干部腳力、眼力、心力的綜合考驗

  

  深冬,林州。太行山脈綿延千里,紅旗渠水冷冽透徹。這片土地孕育了林州人堅韌質樸的內在品質,也激發林州人創造出感天動地的紅旗渠精神。

  記者近日由北京出發,一路向南500公里,踏上這片神奇的土地,探訪林州如何將巡察延伸到村(社區)、打通全面從嚴治黨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  巡察重點是什么?

  巡察是政治巡察,民心是最大的政治

  “目前,我們已經完成了9輪對373個村(社區)的巡察,發現問題總數4635個,給予黨紀政務處分125人……”林州市委巡察工作領導小組常務副組長、紀委書記楊衛東嗓門大、數字清,未等記者發問,他便打開了話匣子。

  林州是河南在巡察村(社區)方面“第一個吃螃蟹”的。從2017年4月至今,已巡察了64%,楊衛東正是當初的提議人之一。

  “林州是信訪大縣,信訪量排名長期位居全省前幾位。其中,每年信訪量的60%來自村(社區)。同時,我們在鄉鎮街道的常規巡察中發現,村(社區)問題占到巡察組受理問題80%以上。數據說明了什么?”林州市委巡察辦主任王建斌分析:“群眾訴求得不到及時回應和解決,小問題就拖成了大問題。為什么不把巡察利劍直插基層?”

  與市縣巡察不同,巡察村(社區)將觸角延伸至“神經末梢”,究竟應該巡什么?

  “群眾關心什么、對什么不滿意,我們就重點巡察什么。”這是林州市委對“巡什么”的直白定義。

  “巡察是政治巡察,群眾關心的往往是水電氣路、環境衛生等具體問題。巡察如何聚焦?”這不僅是記者的疑問,也是起初林州不少干部的擔心。楊衛東并沒有急于回答,而是反問一句:“社區、村里的政治是什么?”還沒等記者張口,他自問自答:“是民心啊,民心是最大的政治!”

  可不是嘛,巡察村(社區)解決了群眾關心的問題,就從根本上夯實了黨的執政基礎,這正是巡察講政治的體現。

  按照這樣的邏輯,林州巡察村(社區)的內容主要為3個方面:黨組織軟弱渙散問題、群眾身邊的腐敗和作風問題、涉及民生的突出問題。

  “說實在的,我們當時心里也沒底,先選了5個不同類型的村進行試點。”楊衛東坦言,“后來發現擔心是多余的,試點非常成功,讓我們有底氣將這項工作在全市推開。”

  巡察如何發現問題?

  對腳力、眼力、心力  綜合考驗

  2018年5月,林州市委下了決心:3年內完成全市583個村(社區)的巡察全覆蓋。壓力隨之而來:以前負責巡察100多個縣直單位的巡察辦早已滿負荷運作,現在陡增583個巡察對象,怎么辦?

航极新闻   “必須統籌監督力量。”共識形成,市委巡察辦在加強專職巡察力量同時,從其他單位抽取人員組建320人的巡察村(社區)人才庫;同時,為保障巡察質量,專設5個巡察督查組,對巡察及整改進行督導。

  一個組巡察幾個村(社區)合適、巡察一個村(社區)用多長時間、一輪巡察覆蓋多少個村(社區)……這些都需要根據實際情況和試點經驗作細致研判。

  “經過測算,一托三是比較合理的。一個組巡的村(社區)太多,容易雨過地皮濕走過場,巡的太少就沒效率。”王建斌介紹,林州由前4輪的一個組巡一個村,逐漸變成了一個組巡察3個村(社區),每輪巡察時間40天,巡察60個村(社區)左右。

航极新闻   發現問題是巡視巡察的生命力,巡察村(社區)亦是如此。與巡察機關有很大的不同,除了來信來訪,入戶走訪成為發現問題的重要方式。

航极新闻   干部下村巡察,群眾什么態度?林州的探索證明,群眾的擁護源自巡察干部為群眾解決問題的真心。

  “你們是來走過場的吧”“不知道起不起作用”“這事十幾年都沒人管,你們能管嗎”……一開始進村,群眾滿是質疑。如何打開局面?立巡立改——

  桑耳莊村4戶群眾20多年借用鄰居家一樓出行的問題,巡察組進駐8天就解決了,村民出門不用彎腰低頭了;

  開元街道紙箱廠2號院沒有物業管理的漏水管網一周內重修了,小區居民水費都降了;

  海洼村與留馬村之間3年前被洪水沖毀的“五歲橋”在巡察組進駐幾天后啟動重修,村民感嘆這是在修一座“連心橋”;

  ……

航极新闻   就這樣,幾百份立巡立改通知書下達,幾百件民生問題立竿見影整改。群眾信任了,大家紛紛將心頭事說出來。

  巡察村(社區)是對巡察干部腳力、眼力、心力的綜合考驗。群眾在田間勞作,巡察組就走到田間地頭;群眾白天不在家,巡察組就晚上入戶走訪。為保證質量,巡察組每個村(社區)走訪戶數不少于總戶數的20%,規模小的村不少于50戶,貧困戶、低保戶等“五戶”必訪。走村入戶,與群眾拉家常、聽訴求,必須耐心細致,抓住群眾反映的共性問題,也要善于捕捉一些蛛絲馬跡。

  幾位巡察組組長向記者講述了他們的親身經歷:有村民說最近領了1000元現金補助很高興,可看不懂為啥存折上寫著4000元,調查發現原來是被村干部截留了;有村民家的房子在村里蓋得特別惹眼,一查賬本,竟用了危房改造款,明顯不符合政策;一條河邊的兩個村莊引水灌溉費用差距很大,原來是有村干部把引水外包了,從中賺取差價……

  9輪巡察、373個村(社區),列出了長長的問題清單:村(社區)黨組織軟弱渙散方面存在黨組織不健全、班子不團結、拉幫結派等問題1102個;群眾身邊腐敗和作風問題方面存在虛報冒領克扣惠農資金、吃拿卡要、涉黑涉惡等問題1712個,交辦問題線索333件;涉及民生方面干部不作為、安全生產、環境治理等方面問題1821個。

  整改怎樣才能到位?

  群眾的“心頭煩”解決了,心氣兒就順了

  巡察發現問題是手段,整改到位才是目的。“鄉親們那信任的眼神,那一張張面孔,依然歷歷在目。”市檔案局副局長王媛媛參加了四輪巡察和一輪“回頭看”。東姚鎮一位老黨員被拖欠多年的工資拿到手了,他騎著三輪車找到王媛媛表示感謝,滿頭白發的老人眼里噙滿淚水:“謝謝,謝謝你們!黨的好作風又回來了!”

  這樣的故事,在巡察中有很多。村民們說,“過去想反映問題,路跑了不少,事兒卻辦不成。巡察組來了,主動問我們困難,幫著解決問題,心里頭痛快!”

  “發現問題如果不整改,不如不巡察。”林州市委巡察工作領導小組組長、市委書記王寶玉要求,鄉鎮街道承擔巡察整改的主體責任,市直部門負責全市層面共性問題的標本兼治,村(社區)具體落實全面整改任務。

  “為什么要反饋給鄉鎮、街道?因為很多問題村(社區)自己解決不了,必須鄉鎮負起責任才能解決。”王寶玉說。去年7月,林州啟動了一輪巡察村(社區)整改“回頭看”,對前六輪巡察涉及的193個村(社區)交辦的問題整改情況全面督辦。

  墳頭村多年影響交通的帶鋸加工廠順利拆除,解決了群眾出行難問題;寒鎮村拖欠8年的玉米保險補償款給群眾兌現了;西牛村收回了125萬多元企業拖欠的集體資金,累積20年的“老大難”問題全部得到解決……巡察村(社區)開展以來,全市共為群眾解決民生事項1520件,群眾點贊:“巡察組真是民生服務隊。”

  “通過巡察,我能夠感受到,鄉親們要的就是個公平正義。沒人會無故要好處,但會對村干部優親厚友很有意見。類似這樣的事,就是巡察村(社區)要解決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。”市委第八巡察組組長郭曉偉給出了自己的思考。

  龍山街道其林臺村的信訪舉報很多,市委派駐工作組10多次,仍然不能解決問題。郭曉偉任組長的巡察組進駐后不久揪出了幾只“碩鼠”:包括村支書在內的2名干部受賄1300余萬元、村出納挪用集體資金2億余元。隨后,群眾反映的問題一件件得到解決,干群關系從勢同水火變成了魚水交融。

  截至目前,巡察組共向市紀委監委移交村(社區)干部違紀違法問題線索333件,黨紀政務處分125人,移交司法機關38人,對群眾身邊的腐敗行為形成極大震懾。群眾的“心頭煩”解決了,心氣兒就順了,信訪量也下降了:2017年,全市信訪總量同比下降25%,2018年全市信訪總量更同比下降39%。

  采訪中,多位巡察組組長表達了共同的感受:村(社區)的很多問題并非難以解決,而是缺乏“管事的”。比如,一個村的路燈安裝多年,但因電網改造導致線路不通、燈不亮,巡察組給村支部下達立巡立改通知書5天后,所有路燈都亮了。

  “5天整改線路,只花了1690元,幾年來群眾夜間‘摸黑’出行問題就解決了,說明有些‘老大難’缺的是有人負責、有人管事,而這個管事的就是村(社區)黨支部。”市委第三巡察組組長胡海波說。這“管事的”,實際上也是巡察村(社區)整改的重點和難點——建強基層黨組織。現在,林州已整頓問題支部108個,解決班子突出問題295個,調整村級班子39個。

  如何加強監督、防止問題再發生?記者走進姚村鎮黨風政風綜合監督中心,對強化監督有了直觀的感受:正在報銷的下里街村會計,提交的每一張發票除了電腦記錄外,還會拍照上傳,每一筆資金的使用和發票都會實時在“清風林州”微信公眾號以及有關村(社區)微信群發布,村民能看到村里的每一筆錢是怎么花的。

  對于下一步的發力方向,安陽市委巡察工作領導小組組長、市紀委書記黃明海表示:“巡察力量還需加強,巡察工作還需規范,巡察整改還需部門聯動,哪一項都需要黨委強化統籌協調,才能更有力度更有效果。”


  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9年02月12日 19 版)

(責編:袁勃)
渭南人才网